艺术事业 首页 > 艺术事业

即墨谱牒研究会:银发会员坚守六载 助人寻根续修家谱

2017-04-21

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这三个由西方人提出的哲学终极问题,几千年来不知难住了多少先贤大哲。其实,从某种意义上,这几个问题对中国人来说很好解决:回家翻翻家谱,前两个问题都迎刃而解,第三个问题嘛,则可以留待子孙解答。

家谱不仅是寻根的依据,也是归根的铭记。近年来,我市市民就掀起了修家谱、续家谱的热潮。而成立于2011年8月的即墨市谱牒研究会,已指导30多个姓氏修谱,这也是目前全国第一个县级市的民间谱牒研究组织。  

成员平均年龄71岁 只缘爱乡情老骥愿伏枥

即墨谱牒研究会7位常驻工作人员的平均年龄达71岁,常务副会长孙鹏已是85岁高龄。满头白发,戴一副黑色边框的老花镜,但当孙老和我们聊起关于谱牒研究的那些事儿,便一下子年轻起来。孙老告诉记者,他研究地方史已有40年,即墨的边边角角他都走过看过,对地方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也都有研究。他们没有编辑部,自己写、编、校《即墨谱牒》期刊,并与史志办合作帮助群众寻根问祖。

研透旧有族谱是谱牒研究工作的前提。修谱首先要理清本支派姓氏的来龙去脉,但是现存的老祖谱大都是民国前修的,文字、表述与现今大不相同,加之命名定式变换、手写错误等因素,因此家谱续修工作的精细和繁琐超出常人的想象。孙鹏透露,在编辑《即墨谱牒》的过程中,有的来稿不够专业,文字也十分粗糙,因而必须要很仔细地修改,去年他刚做完白内障手术,便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改稿子。

别看年纪大,但是他们研究谱牒文化可是很有拼劲儿。会长黄济显先生在国庆七天假期间,不出游,不会客,闭门撰写了7000余字的谱牒研究理论文章;副会长兼秘书长江志礼字斟句酌,历时两年完成了《即墨历史人物年谱》和《即墨历史人物墓志铭》的点校注释工作;副秘书长焦升志退休后,就经常到谱牒研究会来,为了修好族谱, 60多岁的他学会了微机盲打,现在他不但熟悉族谱知识,还可以指导其他姓氏修族谱;55岁的研究会副秘书长李敬祥,退二线后,有公司高薪返聘他,但他不去,专门到研究会工作……

他们没有工资,凭着对谱牒文化的热爱开展工作。孙老说:“我们也都这把年纪了,无所求,只是心甘情愿地为地方文化尽自己的绵薄之力,能做多少就做多少。”

广泛征集谱牒资料  悉心指导族谱续修

谱牒文化源远流长,其起源可追溯至战国时期,当时记述氏族世系的书叫“谱牒”。即墨地区文化底蕴深厚,有土著姓氏235个。五年来,研究会通过交换、购买和接受捐赠等方式,已征集到158姓的谱牒资料532种,1757册。

续修族谱既要尊重和延续已有凡例也要与时俱进。比如,旧社会女儿不能入家谱,但新时期的族谱要贯彻男女平等原则,男女都入家谱。孙老介绍,在指导即墨董氏家族修谱的过程中,就遇到了这方面的阻力,他们非要延续旧凡例,说那是老祖宗制定的,不能改,谱牒研究会去了三个人,跑了三次,又找了在他们中间比较有威望有地位的人来做工作,最后才达成共识。 记者了解到,谱牒研究会成立以来,先后为即墨杨氏、周氏、黄氏、孙氏、袁氏、董氏、金氏、王氏、姜氏、鳌山卫杜氏、何氏、焦氏等诸多姓氏进行修谱业务指导,指导30多个姓氏编印了《周氏族谱》《黄氏族谱》《蓝氏族谱》《孙氏族谱》《江氏族谱》等,现在正在编印的还有10余个姓氏。

圆流迁者寻根问祖梦 “奥运第一人“是咱即墨人

“一座心桥连四衢,万条电讯传天宇。牵肠乡愁无时尽,归根梦圆有佳期。”中国人讲究叶落归根,漂泊在外的游子通过谱牒勘查血缘关系,成为寻根谒祖的重要途径。

采访中,孙老介绍了2011年中国“奥运第一人”刘长春后人到即墨寻根的过程。大连的刘运章先生打来电话,说他与中国最早参加奥运会的刘长春是一家,刘长春的高祖在清乾隆中期由即墨刘家庄徙居大连,是山东即墨刘姓家族的一支,但不知具体所在村庄与宗族谱系。他们查询了谱牒研究会收藏的城阳流亭、莱西埠子、即墨南山东、刘家庄、张家西城、刘家后戈庄等十余种《刘氏族谱》资料,最后在即墨市龙山街道前东葛村《刘氏族谱》查到刘姓同大连的刘姓先祖辈分基本相符,终于实现了刘运章寻根问祖的愿望。

在研究会的帮助下, 北京的王凡(其高祖王清福,美籍华裔第一人,于清道光年间随父流落到烟台)在崂山区惜福镇东葛家夼寻到根;辽宁恒仁县政协原副主席朱建华,在鳌山卫街道寻到根;辽宁瓦房店市刘同胜,通过电信互传在通济街道北山东村寻到根……目前,已帮助50余人圆寻根梦,正在帮助查询祖源的还有46处。

为帮助更多的即墨寻根者,研究会对牛齐埠《董氏族谱》、袁家屯《袁氏族谱》、温泉东夼《孙氏族谱》等25部族谱进行了整理和扫描刻录,制成电子版,供前来寻根问祖的人员查阅。 此外,即墨谱牒研究开通电子邮箱(jmpdyj@163.com),作为对外互联窗口,帮助寻根问祖者实现夙愿。(韩帆帆)